公平會擋不住奶粉漲價 政府還能怎麼辦?

今年上半年,多家嬰幼兒奶粉不約而同漲價,在薪水不動如山、民眾苦哈哈的情況下,有立委指出嬰幼兒奶粉進口平均價格是近3年來新低,要求公平交易委員會(下稱公平會)立案調查。當時行政院長被問到奶粉漲價問題,則是回答:「這部份我們有注意到,公平會已立案調查。」

無論是立委,還是行政院院長,均將調查奶粉漲價有無違法的重責大任交給公平會。公平會也真的迅速與確實進行調查,在7月3日對漲價的奶粉廠商予以警示。然而,身為奶爸奶媽的消費者依然霧裡看花,不懂警示到底是漲價合法還是違法。

簡單說,結論是公平會認為奶粉漲價沒有違反《公平交易法》(下稱公平法)。但是,從公平會新聞稿看來,真的可以知道公平會使出渾身解數,卻依然沒輒。公平會這次使出的第一招是調查有無公平法第14條的聯合行為,可惜這次奶粉漲價不具備外觀一致性,也沒有事證足夠證明廠商進行合意而調價,第一招失敗……。

第二招是調查奶粉廠商有沒有公平法第19條的限制轉售行為,結果以沒有發現限制轉售價格情事收尾。最後不得已使出殺手鐧,即公平法第25條其他欺罔或顯失公平行為規定。可惜,公平會衡酌奶粉廠商此次漲價事由,沒有成立不當利用相對市場優勢地位的欺罔或顯失公平行為,仍以漲價行為合法結局。

公平會連號稱「流刺網條款」「大白鯊條款」、「奶媽條款」的公平法第25條都用上了,可見公平會多麼為人民盡心盡力。公平會先前使用這條開罰漲價,印象最深刻的就是921大地震後對水塔漲價處20萬罰鍰。由於公平法第25條概括補充範圍實在太廣了,連公平法專家都難以預測,好險公平會這次審慎使用這條,否則以後有民生用品漲價,公平會鐵定疲於奔命。

公平會這次窮盡可用規範,又尊重私法自治漲價空間,值得讚許。但奶粉漲價問題總得解決,怎麼解呢?實際上奶粉漲價不只歸公平會管,各部會也應該動起來,通力合作使奶粉價格合理化。

以新加坡政府提出的政策為例,為了合理化奶粉價格,首先教育消費者,讓消費者知道只要符合規定的嬰幼兒奶粉,都是可以滿足嬰幼兒基本營養需求,不用被相對高價的奶粉品牌綁住。再者,在保障嬰幼兒健康與食品安全下,研擬調整關於奶粉進口的規定,讓更多奶粉品牌進入市場,觸發價格競爭。第三,針對奶粉廠商對醫院贊助奶粉或給予優惠的作法,研究有無調整或管制的必要,降低新品牌進入與既有品牌擴張的競爭門檻。

除了上述政府政策外,消費者也可以己力促使奶粉價格合理化。筆者去年多了奶爸身分,向不少醫生討教育兒經,醫生總會建議母奶最好。當然,如果家家都餵母奶,相信奶粉價格必會下跌。但是,不是人人方便餵母奶,但也建議不要太拘泥於特定品牌。有位醫師就分享,他的小孩從小就吃各家廠商贈送的奶粉,腸胃廣納各品牌奶粉,依然健康成長頭好壯壯。所以,身為奶爸奶媽的消費者,在公平法有其極限、政府政策難以突破的情況下,自己的荷包自己救!

東森新聞雲,2017年7月27日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閉鎖性公司章程的技術:新創公司如何防止股東半路跳船

超商加盟出了什麼問題

推動加盟契約範本 刻不容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