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超商咖啡漲價案 看公平法之執行

去年10月才見四大超商因調漲咖啡價格,被公平會以違反公平交易法第14條第1項本文聯合行為之禁制規定,重罰共2000萬元;而上周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卻撤銷公平會處分,四大超商免其處罰。從去年2000萬元重罰至今年免罰,高低起伏,峰迴路轉,孰是孰非,見仁見智,目前尚無定論。但本案涉及產業經濟學與法律分析,極具指標意義,本文嘗試簡述本案之爭點及看法,供商業服務業者及社會大眾參考。

首先,本案第一個爭點在於市場界定,市場界定為遵循公平交易法過程中首重之環節。產業經濟學上關於界定市場之標準,核心觀念為「合理可替代性」及「需求交叉彈性」,為更精確界定市場,近年美國發展出「幅度雖小、但有意義,且非短暫性價格漲幅」(SSNIP)衡量法。無論採何種方法,都要切合實際,界定過大將難以判斷市場效果之發生,界定過小則容易認定市場效果之存在。本案中,公平會考量連鎖便利商店因具有提供多元化商品及服務、密度普及、全日營業、可及性高等特點,而將「連鎖便利商店現煮咖啡」作為本案之產品市場,就引起市場界定是否過小的討論。特別是當四大超商咖啡漲價時,消費者有高度可能轉至85度C等連鎖咖啡店買咖啡,難說超商咖啡與連鎖咖啡店非同一市場。

再者,本案第二個爭點為四大超商是否有聯合行為,而關鍵在於四大超商是否有「意思聯絡」之一致性行為,還是基於自身判斷所為之單純平行行為。就國外經驗而言,通常要求執法機關必須證明業者有意思聯絡,且與一致性行為具有因果關係。而公平會在本案中則是運用合理推定原則,指出合理懷疑四大超商存有聯合行為之意思聯絡,且無法舉證說明,其價格調整係出於市場客觀合理之因素,若無進行漲價意思聯絡之事實,實無法合理解釋一致性漲價行為,進而推論四大超商成立聯合行為。在沒有證據證明四大超商有「意思聯絡」聯合漲價,並不妥當,現實生活本存有不同成本有相同價格之可能,更何況產業經濟上常有「價格跟隨行為」。

總而言之,無論採何種見解,惟盼公平會能夠提出比較明確的市場界定標準,並就一致性行為負本證責任,讓企業在漲價前都能事先評估而參照遵行,避免企業無所適從,使得企業丟了消費者信心又傷了荷包。

工商時報,2012年12月27日


留言

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

閉鎖性公司章程的技術:新創公司如何防止股東半路跳船

超商加盟出了什麼問題

推動加盟契約範本 刻不容緩